舒元舆
舒元舆(791—835) 字升远,江州(今九江市)人,一说东阳(今浙江东阳县)人。出身寒微,始学即警悟。所作文赋优美豪放,颇有气度。客居江夏时,节度使郗士美欣赏其才华,屡为之延誉。 舒元舆,唐元和八年(813年)进士,初授鄂县县尉,以干练知名。宰相裴度荐为兴元书记,作文以檄豪健闻名。当时宦官专权,故作《养狸述》一文。拜监察御史,迁刑部员外郎,改著作郎。文宗时,官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因与李训、郑注谋诛宦官,事机不密,于甘露之变中遇难。 舒元舆后代繁衍众多,是湖北江夏舒氏宗族之六世先祖。

与牡丹赋

舒元舆(789-835)婺州东阳(今浙江东阳)人。擢进士高第,累迁监察御史,刑部员外郎。李宗闵以其浮躁,改任著作郎。后李训擢其为左司郎中,迁刑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新唐书》言其“诡谋谬算,日与训比,败天下事,二人为之也。”工诗善文。《牡丹赋》时称其工。有《舒元舆集》。

 

舒元舆是唐中叶著名文人。他的文稿存世仅二十四篇。与李训谋除宦官,受甘露之变株连被杀。唐文宗皇帝李昴观赏牡丹,曾摘读他《牡丹赋》中名句:“向者如迓,背者如诀。折者如语,含者如咽。俯者如怨,仰者如悦。”感动得珠泪双流。他的《玉箸篆志》论述李斯、李阳冰的书法,说:“斯去千年,冰生唐时,冰复去矣,后来者谁!后千年有人,谁能侍之?后千年无人,篆止于斯!鸣呼主人,为吾宝之。”铭文其妙处不可言传,惜乎,今人知之者稀矣!

 

牡丹赋(并序)

 

古人言花者,牡丹未尝与焉。盖遁于深山,自幽而芳,不为贵者所知,花则何过乎?天后之乡西河也,有众香精舍,下有牡丹,其花特异。天后叹上苑之有阙,命移植焉。由此京国牡丹,日日寖盛。今则自禁闼洎官署,外延士庶之家,弥漫如四渎之流,不知其止息之地。每暮春之月,遨游之士如狂焉,亦上国繁华之一事也。近代文士为歌诗以咏其形容,未有能赋之者。余独赋之,以极其美。或曰:“子常以丈夫功业自许,今则肆情于一花,无乃犹有儿女之心乎?”余应之曰:“吾子独不见张荆州之为人乎?斯人信丈夫也,然吾观其文集之首有《荔枝赋》焉。荔枝信美矣,然亦不出一果耳,与牡丹何异哉?但问其所赋之旨何如,吾赋牡丹何伤焉!”或者不能对而退。余遂赋以示之。    圆元瑞精,有星而景,有云而卿。其光下垂,遇物流形。草木得之,发为红英。英之甚红,锺乎牡丹。拔类迈伦,国香欺兰。我研物情,次第而观。暮春气极,绿苞如珠。清露宵偃,韶光晓驱。动荡支节,如解凝结。百脉融畅,气不可遏。兀然盛怒,如将愤泄。淑色披开,照耀酷烈。美肤腻体,万状皆绝。赤者如日,白者如月。淡者如赭,殷者如血。向者如迎,背者如诀。拆者如语,含者如咽。俯者如愁,仰者如悦。袅者如舞,侧者如跌。亚者如醉,曲者如折。密者如织,疏者如缺。鲜者如濯,惨者如别。初胧胧而上下,次鳞鳞而重叠。锦衾相覆,绣帐连接。

 

晴笼昼熏,宿露宵裛。或灼灼腾秀,或亭亭露奇。或飐然如招,或俨然如思。或带风如吟,或泫露如悲。或重然如缒,或烂然如披。或迎日拥阶,或照影临池。或山鸡已驯,或威凤将飞。其态万万,胡可立辨。不窥天府,孰得而见?乍疑孙武,来此较战。其战谓何,摇摇纤柯。玉栏满风,流霞呈波。历阶重台,万朵千窠。西子南威,洛神湘娥,或倚或扶,朱颜已酡。角炫红缸,争颦翠娥,灼灼夭夭,逶逶迤迤。汉宫三千,艳列星河,我见其少,孰云其多。弄彩呈妍,压景骈肩。席夺银烛,炉升紫烟。洞府真人,会于群仙。晶荧往来,金缸列钱。凝睇相看,曾不晤言。未及行雨,先惊旱莲。

 

公室侯家,列之如麻。咳唾万金,买此繁华。遑恤终日,以言相夸。列幄庭中,步障开霞。曲帘重梁,松篁相加。如贮深闺,似隔窗纱。仿佛息妫,依稀馆娃。我来观之,如乘仙槎。脉脉不语,迟迟日斜。九衢游人,骏马香车。有酒如渑,万坐笙歌,一醉是竟,孰知其它。

 

我案花品,此花第一。脱落群类,独当春日。其大盈尺,其香满室。叶如翠羽,拥抱比栉。蕊如金屑,妆饰淑质。玫瑰羞死,芍药自失。夭桃敛迹,秾李惭出。踯躅宵溃,木兰潜逸。朱槿灰心,紫薇屈膝。皆让其先,敢怀愤嫉。

 

焕乎美乎,后土之产物也!使其花之如此而伟乎,何前代寂寞而不闻,今则喧然而大来?曷草木之命,亦有时而塞,亦有时而开。吾欲问汝,曷为而生哉?汝且不言,徒留玩以徘徊。

 

诗选

李阳冰玉箸篆词

 

   斯去千年,冰生唐时

 

   冰复去矣,后来者谁?

 

   后千年有人,谁能待之。

 

   后千年无人,篆止于斯。

 

   呜呼主人,为吾宝之。

 

       履 春 冰

 

投迹清冰上,凝光动早春。

 

兢兢愁陷履,步步怯移身。

 

鸟照微生水,狐听或过人。

 

细迁形外影,轻蹑镜中轮。

 

咫尺忧偏远,危疑惧已频。

 

愿坚容足分,莫使独惊神。

 

 

 

八月五日中部官舍读唐历天宝已来追怆故事

 

将寻国朝事,静读柳芳历。八月日之五,开卷忽感激。

 

正当天宝末,抚事坐追惜。仰思圣明帝,贻祸在肘腋。

 

杨李盗吏权,贪残日狼藉。燕戎伺其便,百万奋长戟。

 

两河连烟尘,二京成瓦砾。生人死欲尽,揳业犹不息。

 

肃宗传宝图,寇难连年击。天地方开泰,铸鼎成继述。

 

万国哭龙衮,悲思动蛮貊。自此千秋节,不复动金石。

 

悲风扬霜天,繐帷冷尘席。零落太平老,东西乱离客。

 

往往为余言,呜咽泪双滴。况当近塞地,哀吹起边笛。

 

抚几观陈文,使我心不怿。花萼笑繁华,温泉树容碧。

 

霓裳烟云尽,梨园风雨隔。露囊与金镜,东逝惊波溺。

 

昔闻欢娱事,今日成惨戚。神仙不可求,剑玺苔文积。

 

万古长恨端,萧萧泰陵陌。

 

     坊州按狱

 

中部接戎塞,顽山四周遭。

 

风冷木长瘦,石硗人亦劳。

 

牧守苟怀仁,痒之时为搔。

 

其爱如赤子,始得无啼号。

 

奈何贪狼心,润屋沉脂膏。

 

攫搏如猛虎,吞噬若狂獒。

 

山秃逾高采,水穷益深捞。

 

龟鱼既绝迹,鹿兔无遗毛。

 

氓苦税外缗,吏忧笑中刀。

 

大君明四目,烛之洞秋毫。

 

眷兹一州命,虑齐坠波涛。

 

临轩诏小臣,汝往穷贪饕。

 

分明举公法,为我缓穷骚。

 

小臣诚小心,奉命如煎熬。

 

饮冰不待夕,驱马凌晨皋。

 

及此督簿书,游词出狴牢。

 

门墙见狼狈,案牍闻腥臊。

 

探情与之言,变态如奸猱。

 

真非既巧饰,伪意乃深韬。

 

去恶犹农夫,稂莠须耘耨。

 

恢恢布疏网,罪者何由逃。

 

自顾孱钝姿,利器非能操。

 

六旬始归奏,霜落秋原蒿。

 

寄谢守土臣,努力清郡曹。

 

须知所甚卑,勿谓天之高。

 

坊州按狱苏氏庄记室二贤自鄜州走马相访留连数日发后独坐寂寞因成诗寄之

 

十年一相见,世俗信多岐。

 

云雨易分散,山川长间之。

 

我衔凤阙恩,按狱桥山陲。

 

君在龙骧府,掌奏羽檄词。

 

相去百馀里,魂梦自相驰。

 

形容在胸臆,书札通相思。

 

烦君爱我深,轻车忽载脂。

 

塞门秋色老,霜气方凝姿。

 

此地少平川,冈阜相参差。

 

谁知路非远,行者多云疲。

 

君能犯劲风,信宿凌欹危。

 

情亲不自倦,下马开双眉。

 

相对坐沉吟,屈指惊岁时。

 

万事且莫问,一杯欣共持。

 

阳乌忽西倾,明蟾挂高枝。

 

卷帘引瑶玉,灭烛临霜墀。

 

中庭有疏芦,淅淅闻风吹。

 

长河卷云色,凝碧无瑕疵。

 

一言开我怀,旷然澹希夷。

 

悠悠夜方永,冷思偏相宜。

 

眉睫无他人,与君闲解题。

 

陶然叩寂寞,再请吟清诗。

 

得意且忘言,何况竹与丝。

 

顷刻过三夕,起坐轻四肢。

 

明朝告行去,惨然还别离。

 

出门送君去,君马扬金羁。

 

回来坐空堂,寂寞无人知。

 

重重碧云合,何处寻佳期。

 

赠 李 翱

 

湘江舞罢忽成悲,

 

便脱蛮靴出绛帷。

 

谁是蔡邕琴酒客,

 

魏公怀旧嫁文姬。

 

桥山怀古

 

轩辕厌代千万秋,渌波浩荡东南流。

 

今来古往无不死,独有天地长悠悠。

 

我乘驿骑到中部,古闻此地为渠搜。

 

桥山突兀在其左,荒榛交锁寒风愁。

 

神仙天下亦如此,况我戚促同蜉游。

 

谁言衣冠葬其下,不见弓剑何人收。

 

哀喧叫笑牧童戏,阴天月落狐狸游.

 

却思皇坟立人极,车轮马迹无不周。

 

洞庭张乐降玄鹤,涿鹿大战摧蚩尤

 

知勇神天不自大,风后力牧输长筹。

 

襄城迷路问童子,帝乡归去无人留。

 

崆峒求道失遗迹,荆山铸鼎馀荒丘。

 

君不见黄龙飞去山下路,断髯成草风飕飕。